与网络商城同盟 尼桑二〇二〇年后推活动开车出租汽车车

据外媒报道,日产汽车公司正致力于和日本网络服务公司DeNA合作开发自动驾驶出租车,计划在21世纪20年代早期推出该服务。日产期望该合作能够使其在新兴车辆移动服务领域领先于竞争对手。

图片 1

与网络公司合作 日产2020年后推自动驾驶出租车

2018-04-17 09:30出处:盖世汽车网 [转载]责编:张坤

据外媒报道,日产汽车公司正致力于和日本网络服务公司DeNA合作开发自动驾驶出租车,计划在21世纪20年代早期推出该服务。日产期望该合作能够使其在新兴车辆移动服务领域领先于竞争对手。

3月份,日产和DeNA进行了自动驾驶出租车Easy
Ride的实地试验,测试车按其预设的城市路线,从日产横滨总部到附近的商业设施,行驶约两英里。

据报道,测试所用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基于日产改款Leaf电动车打造。打车时,用户可通过DeNA设计的app,选择上车时间段以及要在预先设置好的清单里选择目的地,测试车辆内置的平板电脑会向乘客推荐目的地区域的相关活动,手机上还能收到Easy
Ride合作餐厅的优惠券。日产官方称,没有DeNA的协助,像线上用户体验这种功能是实现不了的。

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在发布会上称,“这代表着自动驾驶出租车从概念阶段到增强自动驾驶车辆和移动服务运营系统迈出了一大步,有助于我们为顾客在各场景中提供新的移动服务。和在各自领域有专业知识的合作伙伴进行有效、高效的合作是未来保持竞争力的关键。”DeNA首席执行官Isao
Moriyasu强调,其公司希望以移动服务供应商的身份,为交通运输系统带来创新。

Easy Ride使用的无缝自动出行(Seamless Autonomous
Mobility)系统,是由日产基于美国航空航天局技术开发而成,可结合车载人工智能以及人为支持,使车辆在无法预知的情况下自动做决定。同时会有人在控制中心监控Easy
Ride车辆。

但是,技术挑战依然存在,其中包括优化自动驾驶出租车对于接送乘客上下车位置的判断力。对于靠人工智能驱动、传感器指导的出租车来说,在没有控制中心人员远距离监控辅助的情况下,改变驾驶行为去适应异常情况并不简单。

在2月中旬进行的媒体试驾中,Easy
Ride车辆出乎意料地停止了其自动驾驶模式,就像其将要启动时发现前方有行人走过时,车辆突然停止一样。于是,用另一辆测试车进行重复试验。日产预计到现场测试期间会出现这样的小故障,正吸取经验用于其开发过程中。日产研发中心主管Kazuhiro
Doi表示,“尽管测试地点横滨海港区的道路宽广,行人车辆也相对稀薄,对于自动驾驶车辆来说,努力去避开那么多停靠的车辆确实很困难,因为高层建筑物会使GPS信号变得很弱或断开。我一开始以为很容易,但事实证明它比想象中更具挑战性。”

据外媒报道,日产汽车公司正致力于和日本网络服务公司DeNA合作开发自动驾驶出租车,计划在21世纪20年代早期推出该服务。日产期望该合作能够使其在新兴车辆移动服务领域领先于竞争对手。

图片 2

3月份,日产和DeNA进行了自动驾驶出租车Easy
Ride的实地试验,测试车按其预设的城市路线,从日产横滨总部到附近的商业设施,行驶约两英里。

盖世汽车讯
据外媒报道,日产汽车公司正致力于和日本网络服务公司DeNA合作开发自动驾驶出租车,计划在21世纪20年代早期推出该服务。日产期望该合作能够使其在新兴车辆移动服务领域领先于竞争对手。

图片 3

近日,日产宣布将在日本推出自动驾驶出租车Easy
Ride服务,与东京著名线上科技服务公司德纳联手进军出租车商业化领域。

据报道,测试所用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基于日产改款Leaf电动车打造。打车时,用户可通过DeNA设计的app,选择上车时间段以及要在预先设置好的清单里选择目的地,测试车辆内置的平板电脑会向乘客推荐目的地区域的相关活动,手机上还能收到Easy
Ride合作餐厅的优惠券。日产官方称,没有DeNA的协助,像线上用户体验这种功能是实现不了的。

3月份,日产和DeNA进行了自动驾驶出租车Easy
Ride的实地试验,测试车按其预设的城市路线,从日产横滨总部到附近的商业设施,行驶约两英里。

3月份,日产和DeNA进行了自动驾驶出租车Easy
Ride的实地试验,测试车按其预设的城市路线,从日产横滨总部到附近的商业设施,行驶约两英里。

Easy
Ride自动驾驶服务将于3月5号在日产公司总部神奈川县横滨进行首轮测试,地点在横滨著名的世界之窗购物中心与日产公司的总部之间,行驶路线总长度为4.5公里。

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在发布会上称,“这代表着自动驾驶出租车从概念阶段到增强自动驾驶车辆和移动服务运营系统迈出了一大步,有助于我们为顾客在各场景中提供新的移动服务。和在各自领域有专业知识的合作伙伴进行有效、高效的合作是未来保持竞争力的关键。”DeNA首席执行官Isao
Moriyasu强调,其公司希望以移动服务供应商的身份,为交通运输系统带来创新。

据报道,测试所用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基于日产改款Leaf电动车打造。打车时,用户可通过DeNA设计的app,选择上车时间段以及要在预先设置好的清单里选择目的地,测试车辆内置的平板电脑会向乘客推荐目的地区域的相关活动,手机上还能收到Easy
Ride合作餐厅的优惠券。日产官方称,没有DeNA的协助,像线上用户体验这种功能是实现不了的。

据报道,测试所用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基于日产改款Leaf电动车打造。打车时,用户可通过DeNA设计的app,选择上车时间段以及要在预先设置好的清单里选择目的地,测试车辆内置的平板电脑会向乘客推荐目的地区域的相关活动,手机上还能收到Easy
Ride合作餐厅的优惠券。日产官方称,没有DeNA的协助,像线上用户体验这种功能是实现不了的。

图片 4

Easy Ride使用的无缝自动出行(Seamless Autonomous
Mobility)系统,是由日产基于美国航空航天局技术开发而成,可结合车载人工智能以及人为支持,使车辆在无法预知的情况下自动做决定。同时会有人在控制中心监控Easy
Ride车辆。

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在发布会上称,“这代表着自动驾驶出租车从概念阶段到增强自动驾驶车辆和移动服务运营系统迈出了一大步,有助于我们为顾客在各场景中提供新的移动服务。和在各自领域有专业知识的合作伙伴进行有效、高效的合作是未来保持竞争力的关键。”DeNA首席执行官Isao
Moriyasu强调,其公司希望以移动服务供应商的身份,为交通运输系统带来创新。

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在发布会上称,“这代表着自动驾驶出租车从概念阶段到增强自动驾驶车辆和移动服务运营系统迈出了一大步,有助于我们为顾客在各场景中提供新的移动服务。和在各自领域有专业知识的合作伙伴进行有效、高效的合作是未来保持竞争力的关键。”DeNA首席执行官Isao
Moriyasu强调,其公司希望以移动服务供应商的身份,为交通运输系统带来创新。

除了提供基本的载客服务,Easy
Ride车内配置平板电脑,能显示将近500个附近景点推荐,游客通过下载手机APP可以获得这一服务,并能获得沿途商店的优惠券。

但是,技术挑战依然存在,其中包括优化自动驾驶出租车对于接送乘客上下车位置的判断力。对于靠人工智能驱动、传感器指导的出租车来说,在没有控制中心人员远距离监控辅助的情况下,改变驾驶行为去适应异常情况并不简单。

Easy Ride使用的无缝自动出行(Seamless Autonomous
Mobility)系统,是由日产基于美国航空航天局技术开发而成,可结合车载人工智能以及人为支持,使车辆在无法预知的情况下自动做决定。同时会有人在控制中心监控Easy
Ride车辆。

Easy Ride使用的无缝自动出行(Seamless Autonomous
Mobility)系统,是由日产基于美国航空航天局技术开发而成,可结合车载人工智能以及人为支持,使车辆在无法预知的情况下自动做决定。同时会有人在控制中心监控Easy
Ride车辆。

因为该项目还处于测试阶段,获得这一系列服务的游客需要在到达目的地后完成对该次体验的调查,包括是否在后续愿意为该服务支付一定费用等内容。

在2月中旬进行的媒体试驾中,Easy
Ride车辆出乎意料地停止了其自动驾驶模式,就像其将要启动时发现前方有行人走过时,车辆突然停止一样。于是,用另一辆测试车进行重复试验。日产预计到现场测试期间会出现这样的小故障,正吸取经验用于其开发过程中。日产研发中心主管Kazuhiro
Doi表示,“尽管测试地点横滨海港区的道路宽广,行人车辆也相对稀薄,对于自动驾驶车辆来说,努力去避开那么多停靠的车辆确实很困难,因为高层建筑物会使GPS信号变得很弱或断开。我一开始以为很容易,但事实证明它比想象中更具挑战性。”

但是,技术挑战依然存在,其中包括优化自动驾驶出租车对于接送乘客上下车位置的判断力。对于靠人工智能驱动、传感器指导的出租车来说,在没有控制中心人员远距离监控辅助的情况下,改变驾驶行为去适应异常情况并不简单。

但是,技术挑战依然存在,其中包括优化自动驾驶出租车对于接送乘客上下车位置的判断力。对于靠人工智能驱动、传感器指导的出租车来说,在没有控制中心人员远距离监控辅助的情况下,改变驾驶行为去适应异常情况并不简单。

图片 5

在2月中旬进行的媒体试驾中,Easy
Ride车辆出乎意料地停止了其自动驾驶模式,就像其将要启动时发现前方有行人走过时,车辆突然停止一样。于是,用另一辆测试车进行重复试验。日产预计到现场测试期间会出现这样的小故障,正吸取经验用于其开发过程中。日产研发中心主管Kazuhiro
Doi表示,“尽管测试地点横滨海港区的道路宽广,行人车辆也相对稀薄,对于自动驾驶车辆来说,努力去避开那么多停靠的车辆确实很困难,因为高层建筑物会使GPS信号变得很弱或断开。我一开始以为很容易,但事实证明它比想象中更具挑战性。”

在2月中旬进行的媒体试驾中,Easy
Ride车辆出乎意料地停止了其自动驾驶模式,就像其将要启动时发现前方有行人走过时,车辆突然停止一样。于是,用另一辆测试车进行重复试验。日产预计到现场测试期间会出现这样的小故障,正吸取经验用于其开发过程中。日产研发中心主管Kazuhiro
Doi表示,“尽管测试地点横滨海港区的道路宽广,行人车辆也相对稀薄,对于自动驾驶车辆来说,努力去避开那么多停靠的车辆确实很困难,因为高层建筑物会使GPS信号变得很弱或断开。我一开始以为很容易,但事实证明它比想象中更具挑战性。”

为了安全起见,在Easy
Ride车内还将有人类司机坐在驾驶座上监控自动驾驶情况,且设立了一个远程操作中心来监测汽车行程。

本文版权为盖世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

同时,日产和德纳两家公司在宣布这一消息时还表示,Easy
Ride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将在2020年完成正式上线,并寄希望于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成为官方指定自动驾驶汽车制造商之一。

图片 6

关于日产的自动驾驶技术虽然经常有新进展放出,但此次在出租车服务领域的应用还是首次。抛开日本政府在自动驾驶测试和商业化进程的推动不谈,此次Easy
Ride在出租车上的应用也显示出日产在打车出行服务领域上的雄心壮志。

移动出行服务领域的竞争一直存在,共享单车如此,打车软件更是如此。像日产和德纳这样的汽车公司与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强强联合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早在2016年,沃尔沃便联手Uber开发下一代自动驾驶汽车与技术,沃尔沃汽车与Uber共同开发的基础车型将涵盖最新自动驾驶技术,包括开发具有完全自动驾驶功能的无人驾驶汽车。

图片 7

Uber将在该车型上加载其自主开发的无人驾驶系统;而沃尔沃汽车将在下一阶段研发中,在该车型上搭载完全自动驾驶技术,并在先进的SPA平台上进行开发。

虽然也出现过像在XC90自动驾驶测试汽车在美国旧金山的闯红灯事故以及在亚利桑那州境内撞毁事故等,仍不影响沃尔沃与Uber彼此之间的紧密合作。去年11月,Uber更是向沃尔沃购买了2.4万辆自动驾驶汽车。

图片 8

有数据显示,自动驾驶出租车的落地利润相比当前出租车至少要提高20%,除了打车软件巨头Uber以外,来自中国的滴滴出行也刚在去年年底完成了新一轮超40亿美元的融资。

就在本月初,这两家打车软件服务公司都宣布了将与日本出租车公司进行合作的消息,身为本土企业的日产可要抓紧时间了。